<font id="uikjs"></font>
    <span id="uikjs"><blockquote id="uikjs"></blockquote></span>

    1. <s id="uikjs"><nav id="uikjs"></nav></s>
      信息報送 | 政務郵箱登陸 繁體版 ENGLISH

      首頁 > 新聞中心 > 蘇州政務要聞

      蘇州將于明年年中進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
      時間: 2019-08-23 09:10    來源:新華日報
      瀏覽次數:
      字號:[ ]

      視力保護色:

       

        隨著各地相繼出臺垃圾分類地方法規,垃圾分類這股新“潮流”正在興起。作為全國垃圾分類46個重點城市之一,蘇州市預計將于2020年年中迎來垃圾分類“強制時代”。垃圾強制分類,蘇州市民是否做好準備?1123個垃圾分類小區是否做好預案?匹配四分類的垃圾處理終端是否建全?帶著這些疑問,記者展開采訪。

       

        明年年中迎來強制分類

       

        8月15日,經過蘇州人大一次審議,《蘇州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草案聽證用稿)》正式對外公布,計劃于9月3日開始舉行為期三天的立法聽證會。

        依據時間表,《蘇州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草案)》將于今年10月進行二審,進行修改后提交省人大,條例預計最早在明年年中起正式實施。

        事實上,垃圾分類對于蘇州老百姓來說,已不是新鮮事。2000年起,蘇州開始向市民宣傳垃圾分類理念。2012年,蘇州提出“大分流、細分類”的體系,并逐步在市區試點建設垃圾分類小區。目前蘇州共有1123個垃圾分類小區,覆蓋率75.9%。

        “經過近二十年的宣傳、推進,現階段的情況是,老百姓幾乎都知道垃圾分類的重要性,但落實到行動上,參與率和分類準確率都還不夠高。”蘇州環衛處垃圾分類管理中心副主任干磊介紹,從試點的小區情況看,設備設施都已到位,且有不少小區從自身實際情況出發,探索了不少特色經驗。

        吳中區越溪街道莫舍社區從2014年起就開始探索廚余垃圾分類工作。“垃圾分類的推進,和社區治理的完善提升,是共同進行的。”莫舍社區黨委副書記陳剛坦言,“從居民不理解亂扔垃圾到現在主動進行垃圾分類,社區工作者上門和居民主動溝通,費了不少心思。”如今,莫舍一期二期小區廚余垃圾分類回收已經基本實現了全覆蓋。接下來,三期高層住宅和吳山街的店鋪也即將納入其中。小區內廚余垃圾處理站的擴建工程在籌備之中,預計建成后將每日的處理能力從600斤提升至3噸。

        民治路42號小區位于姑蘇區雙塔街道大公園社區,是一個只有四幢居民樓的微型小區。“本來有個電喇叭提醒居民來扔垃圾,但現在大家都養成習慣了,根本不需要了。”該小區自治委員會負責人顧根木告訴記者,目前實行的是定點定時垃圾投放模式,每天下午5點半到6點,居民都會主動地將裝有廚余垃圾的袋子放在收運車內。小區內還張貼了垃圾分類三色榜,每月對每戶居民垃圾分類情況進行考評。

        “雖然不在蘇州垃圾分類小區的名單內,但居民參與的熱情卻很高,實行垃圾分類是我們主動向區里申請的。”大公園社區黨委書記蘇家蓉介紹,今年上半年,居民們一起討論如何進行垃圾分類,他們充分發揮自治的力量,期間開了6次會,最終確定了垃圾分類投放方案。“希望以這個小區作為試點,擴散開來,帶動周邊其他小區,形成垃圾分類的良好氛圍。”

       

        垃圾分好類沒有想象中的難

       

        雖然垃圾分類在蘇州已有基礎,但“強制分類”的消息一經傳開,還是引起了熱烈討論。“有人慌里慌張來問我,到底怎么分?有沒有口訣。”今年75歲的退休教師孫桂英平日里經常在社區倡導垃圾分類,成了居民眼中的分類達人。近段時間,她也在網上看到不少垃圾分類的“段子”,樂過之后,她也在反思:垃圾分好類,有這么難嗎?

        “垃圾分好類,確實沒有想象中那么難。讓垃圾分類宣傳變得通俗易懂,也是做好垃圾分類的重要工作。”蘇州市環衛處副處長何晟對此深有感觸,當前,蘇州的垃圾分類正由“三分法”(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向“四分法”逐步過渡,即在“三分”基礎上單列出“易腐垃圾”。易腐垃圾則包括餐飲業的餐廚垃圾、居民的廚余垃圾及農貿市場有機垃圾。“無需死記硬背垃圾分類‘攻略’,最簡單的方式是,除去小部分的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居民只需把廚余垃圾分出來,如果實在識別不清是哪類,都可放進‘其他’垃圾桶。”

        “通過一定的引導,可以讓居民更快地學習垃圾分類理念。”8月1日早晨7點,獅山名門小區內,垃圾收運員倪步連開著廚余垃圾收集車,開始了他一天的工作。他拿起一袋貼有12幢402門牌標志的垃圾向記者展示:“就像這樣,秤了重后,拆了袋查看垃圾分出的質量,掃二維碼進行評價積分,對應的戶主可以立馬收到反饋信息。”獅山名門小區目前共入住460多戶居民,參與垃圾分類的居民大概有410余戶。

        通過信息化手段幫助居民盡快掌握垃圾分類知識,“蘇州垃圾分類”微信公眾號開出了“分類詞典”一欄,輸入物品名稱就可進行查詢對應的垃圾品類。目前該詞典正在不斷更新錄入,將覆蓋更多的日常物品種類。

       

        廚余垃圾處理能力需加快匹配

       

        立法是促進垃圾分類的強心劑,是不是意味著一旦立法,垃圾分類效果就立竿見影?有關專家認為,從已經進行垃圾強制分類的城市來看,實際情況并非如此。垃圾分類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政府、社區、居民等多方主體,包括了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等多個環節,必須全鏈條協同推進,才能讓垃圾分類真正成為新時尚。

        以蘇州市廚余垃圾分類處理為例。數據顯示,居民的廚余垃圾占到了生活垃圾總量的60%以上,可以說,要實現垃圾源頭減量,廚余垃圾是當之無愧的主力軍。有效地分出廚余垃圾,能大大減少進入到生活垃圾焚燒廠和填埋場的垃圾數量。

        目前,蘇州廚余垃圾處理有“就地+協同+集中”三種模式。“就地”是指在有條件的居民小區使用小型就地處理設施進行處置,“協同”是指利用農貿市場有機垃圾和農村可堆肥垃圾處理設施進行協同處置。“集中”是指把廚余垃圾集中運輸至餐廚垃圾(廚余垃圾)處理設施進行處置。

        實際處理情況是,農貿市場已經實現全覆蓋,但是小區僅有60余個垃圾分類小區實行“四分類”,大部分垃圾分類小區還是采用原來的“三分類”。據悉,之所以沒有急著全覆蓋,最重要的原因是,廚余垃圾終端處置的能力還沒有完全匹配。

        當前,已分類的居民廚余垃圾會被運往蘇州市餐廚垃圾處理廠,和餐飲業產生的餐廚垃圾一起處理。但已經運行的餐廚垃圾處理廠每天的處理能力大概1000噸,而蘇州每天實際產生的餐廚垃圾量約800噸,富余的200噸處理能力,才能用來協同處理居民家庭產生的廚余垃圾。

        據介紹,拋開處理成本,目前終端選址難、處理設備技術還不成熟等,都是蘇州面臨的難題,這也是全國范圍內處理廚余垃圾面臨的共性問題。好消息是,當前蘇州已有不少地方正在建設餐廚垃圾處理廠。園區的有機廢棄物(餐廚垃圾)處理中心已穩定運行,吳江區和高新區的餐廚垃圾處理廠已投入試運行,相城區餐廚垃圾處理廠還在建設中。接下來,工業園區和高新區的餐廚垃圾處理廠還將在現有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處理能力。



      俺来也我去也